Mr.P

懒且怂

[虫铁]猫先生的烦恼 05 (动物AU)

动物AU
 
 
拉布拉多Peter×豹猫Tony
 
 
结尾有点糟糕(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东西)
 
  
前文传送门  01 02 03 04

  

     

----------

     

     

       

猫先生的烦恼

     

     

05

 

  

Yondu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拿着鸡毛掸子给自家货柜扫灰,挂在店铺一角的电视机传来新闻主持人高谈阔论胡说八道的声音。

 

谬论!他叉着腰不屑地扫下一片薄尘,感慨现在的媒体扯皮本领简直炉火纯青,像他这样的小市民如果稍微愚钝一点的也许就这么被带着走了。

 

货架太多而人手太少,Kraglin那小子一到饭点就溜了,再来几次看他不扣他工资。算了算了,不跟年轻人计较了,反正他一个人也正闲得发慌。

 

杂货铺的客人不多,大部分货物常年呈滞销状态,但Yondu无所谓,反正足够维持生计就行。他开这么一间街头小店的原因就是为了悠闲地养老,年轻时当小混混疯过了头,年纪大了,从良了的前嬉皮士反而终于懂得了平静生活的不易。带着最后收的小弟一起经营一家不起眼的杂货铺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没有夜生活也没有冗余的社交,没有婚姻也没有家庭,就捡了只猫当儿子养,每天需要担心的事情只是猫儿子什么时候能少吃点。总之他活得一身轻松。

 

说起自家的猫,Yondu突然想起来中午刚把快胖成一只小猪的它扔出家门,不知道这小东西一下午的“健身”成果如何,再这么胖下去他这把老骨头都快抱不住它了。

 

正这么想着,余光撇到有黑影从柜台附近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出来!”Yondu立马抄着手里的鸡毛掸子追上前,这条街上的熊孩子可不少,保不准是谁家的调皮鬼溜进来偷糖果呢。

 

几番追击,他最后是在最里面的货架找到的入侵者。是他冤枉别家的熊孩子了,这调皮鬼是自己家的。还很丢人地被卡在最后那排货架与墙壁间,用一脸“是的我又捣蛋了但我没错”的表情看着他。

 

“Quill?臭小子什么时候溜回来的?在自己家你到处乱跑什么?不给饭吃就要造反了?”显然这咄咄逼猫的质问四连并不能被他家的笨猫所理解,被卡住动弹不得的橘猫依旧一脸无辜又迷之理直气壮,还疑似不耐烦地喵了他一声。

 

Yondu后悔了,养猫明明不比养娃轻松好吗。

 

艰难地一把拎起不让人省心的猫儿子,离开光线不怎么充足的店铺深处,Yondu顺手把它扔进放在柜台旁的猫窝里,正想继续单方面的“爱的教育”,突然注意到柜台上多了一小叠钱,伸手拿过来一看发现上面赫然几排清晰的牙印和十有八九是口水的不明液体。

 

“你小子哪来的钱?”他挑眉看向不安分地在窝里乱动的橘猫。

 

猫咪充耳不闻地舔舔爪子。

 

“长大了翅膀硬了还学会偷别人的钱了?!”他恨铁不成钢地甩了甩手上的鸡毛掸子。

 

突然身侧的店门处响起了一声猫叫,明显不是还杵在他眼前的自家猫发出来的。Yondu转头一看发现是只有些眼熟的流浪猫,因为逆着光所以没看清。没想到他刚刚逮贼和训儿子搞出来的小动静还能吸引观众来围观,肯定是他家猫平时“作恶多端”结下的仇家现在来看它笑话了。

 

正准备出声驱赶,只见来访的流浪猫身姿轻巧地跑进他的店里,挡在了他和他的猫之间,这时他才看清流浪猫那身稍显野性的花纹。

 

“哟,是你呀小豹猫。”他蹲下身摸摸它的头,它也仰头蹭蹭他的手心。

 

几年前Yondu就在这条街上见过这只不该出现在闹市里的非宠物型猫科动物了,在养Quill之前。那天他提着买来的披萨路过一条脏兮兮的侧巷,还很幼小的豹猫刚好从巷尾的垃圾堆里冒出头来,嘴里叼着人类丢弃的食物,他看它可怜就掏出块披萨喂它,饿坏了的小家伙很快就吃下了大半。那时候也是这样,他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而它用脑袋蹭了蹭他的手。从那以后他就萌发了想养一只宠物的念头。

 

后来他也时不时能见到这只豹猫,猫咪似乎也记住了他,虽然不会凑过来跟他亲近,但会远远地看他一眼然后跑开,那身象征着野性的豹纹皮毛倒是比初见时光泽健康多了。没想到自己的猫儿子居然跟它还挺熟。

 

Yondu还在疑惑它们的猫际关系呢,又一个小身影从店门口闯了进来。是一只估计还没满月的拉布拉多。

 

狗崽迈着小碎步溜到了豹猫身边,怯生生地躲在它身后,猫咪转身和它亲亲蹭蹭了起来。

 

Yondu被逗乐了,他觉得眼前的画面还挺有意思的,看来这只豹猫跟他一样跨物种给自己找了个儿子。所以它带着崽跑来他店里,还一副不让他教训自己的猫的样子是要干什么呢?

 

他联想了一下柜台上带牙印的钱,卡住Quill这调皮鬼的放满猫狗玩具的最后一排柜子,带着只狗崽的猫…..然后醍醐灌顶般一拍大腿,小拉布拉多被他吓了一跳,跟它的“猫爸爸”黏得更紧了。

 

“你们还挺聪明。”Yondu略显惊奇地看看他屋子里的三只动物,他又伸手摸了摸豹猫,“说吧小家伙,你想给你的狗崽买什么?”

 

猫咪闻言转头跟他的猫儿子互相对喵了几句,然后像达成了什么共识一样,橘猫略显不情愿地从它软绵绵的窝里爬出来扭着胖胖的身躯往最后一排货架走去。豹猫则在把小拉布拉多叼进橘猫的窝里安置好后追了上去,Yondu摸了摸小狗的头后也起身跟上。

 

最后发现几只小动物费尽心机想搞到的东西原来是他那些卖不出去的狗咬胶,Yondu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他以为猫咪会对那几包同样卖不出去的狗粮更感兴趣呢。

 

其实卖不出去不是没人买的原因,估计他的街坊邻居都不知道他还会卖宠物用品吧,那些都是他在养了橘猫以前刚刚生出想养宠物的想法的时候进货时顺手进的,指不定哪天就养了猫猫狗狗呢。后来有了猫后,店里进货他还是会顺便进一些猫粮狗粮宠物玩具之类的,自家猫用起来也方便。

 

豹猫叼起俩个狗咬胶的包装袋,抬头看了他一眼,正欲离开,被他拦下了。

 

“等等。”Yondu从放置狗咬胶的底层货架里拿出了一个,查看了一下保质期发现离过期还远着,就起身去拿来了个小纸袋,往里装了一堆狗咬胶顺便还放了几袋小包装的狗粮,虽然他感觉小拉布拉多离能吃狗粮其实还有一段成长的时间。然后将小袋子挂在了豹猫的脖子上,“好了,你付的那些钱足够买这些了。”

 

猫咪看了他几秒,舔了舔他的手,接着就带上它的狗崽离开了。

 

Yondu走出店门,目送那一大一小的身影在夕阳下走远,感慨自家的笨猫要是有它一半聪明(和苗条灵巧)他就谢天谢地了。

 

 -----------

 

Tony通常把人类划分成两种,识货的,和不识货的。

 

识货的人类有60%的可能一眼就辨认出他的品种,然后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奇的、惊喜的亦或是疑惑的叫声。

 

这类人是他需要极力避免正面遇上的,因为太过危险,谁知道这些阴晴不定深不可测的两脚兽们内心深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

 

要知道他那高贵的血统可有着“行走的美金”之美称,要是被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抓到,最好的结果是被人领养,再不济也是被扔进动物园圈养起来或者在流浪动物保护中心里结束短暂的猫生。但如果不小心落入那些利欲熏心不怀好意的人类之手,那就只有等着被从黑市卖掉,流入未知买主手里的命运了。

 

至于为什么只有60%的可能,那可得感谢他颠沛流离的幼年时光。

 

三年前,当他从一场事故里逃脱,阴差阳错流地浪到这条街上的时候,他还只是一只刚满两个月大的幼猫。

 

彼时的他可不像现在的Peter那么幸运,会有那么一只爱四处捡东西的猫咪把无处可去的他捡回家。

 

那时的他只能在饥饿、寒冷和恐惧的驱使下缩在阴暗小巷的角落,试图将自己藏进倾盆大雨之下的垃圾堆里。瓢泼的雨浇在那小小的身子上,幼猫柔软的绒毛湿答答脏兮兮地糊成一团,早就失去了抵御寒冷的作用。

 

他在陌生的街道上,在孤独的雨夜里蜷缩呜咽,在无家可归的现实面前无助颤抖。

 

自那时起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以前从未接触过除了原主人一家外的人类世界,Tony总是把自己藏起来远离人群和街道,才刚断奶不久就要忍饥挨饿与垃圾堆相伴,因此错过了幼猫骨骼正常生长发育的最佳时机。

 

豹猫作为中型猫科动物原本能成长到起码半米的身长,而长时间的营养不良硬是让他早早就停止了生长,个头跟一般的宠物猫没什么两样,忽略那身稍稍野性了一点儿的豹纹,确实像一只普通的流浪猫了。

 

所以三年的流浪生涯下来他还能自由自在地在这条街上四处溜达还真得多亏了那段不堪回首惨不拉几的经历。

 

当然还因为大部分的人类被划到了“不识货”的队伍里。比如他傻乎乎又善良的人类邻居,虽然可能已经察觉了Tony的不一般,但肯定没往心里去。而不但识货还是那仅60%概率的不会看走眼的人类之一的Yondu又是个善意的例外。

 

所以他还是挺幸运的。如果忽略他从前的不幸的话。

 

不过那毕竟是从前了,做猫要向前看,他现在可有只没断奶的狗崽要照顾呢,才没心思追忆从前。

 

-----------
 
 
“Peter,怎么又开始咬我了?”豹猫先生叹口气,这小崽子刚拿到新玩具的时候明明还玩得挺开心的,这才不到一天,这就玩腻了又开始在他身上乱啃了。所以之前为了搞到狗咬胶折腾那么久不是白费劲吗。Tony挫败地想。

 

“Stark先生,更好吃!”

 

Peter觉得自己已经能掌握好咬合的力道(感谢狗咬胶),保证不会再次伤到他的先生了。狗崽舔着猫咪的小巧下颌,轻咬着他的嘴角。他想起他还没有尝过他先生的嘴巴呢!

 

“舌头,舌头不要伸进来。”Tony偏头躲开狗崽湿乎乎的舌头,但其实以他们现在缠在一起挤在窝里的姿势来说这动作不太容易。

 

“为什么?”Peter委屈。

 

“我的牙齿可比你的尖,伤到你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Peter在他脸上胡乱地四处舔弄,猫咪的长胡须都被他的口水糊在了一起。

 

被舔得睁不开眼的Tony只好伸出爪子按住了作乱的小脑袋,惩罚般地亮出牙齿轻轻咬了两口狗崽湿漉漉的鼻头,结果狗狗反倒被他咬舒服了,趁机伸出舌头讨好地舔了舔他的虎牙。

 

Tony也伸出自己的舌头,想把那根不属于他的推出去,结果在湿热的舌面接触没多久就被Peter舔进得更深了。显然狗崽对猫咪带有倒刺的舌头燃起了好奇心,一直舔着不放,而他也只能尽量把嘴巴张开,不让自己尖利的牙齿划伤Peter。
  
 
 
就这样被追着舌头舔遍了整个口腔,长时间的大张着嘴的Tony感觉自己的咬肌酸痛不已,只好用了点力道推拒着Peter的脑袋。

 

“Pe,Peter…唔,等等…”

 

狗崽听话地停下,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因为肌肉酸痛所以暂时还合不了下颌的Tony。

 

“我以后还可以,再尝尝,Stark先生的嘴巴吗?”说完Peter又开始胡乱地舔起了他的脸。

 

Tony张着他那合不拢的、满是狗崽带着奶味的口水的嘴,突然觉得做猫有点累。

 

看吧,他根本没有时间追忆从前。

 

------------ 

 

Tbc

评论(12)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