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

懒且怂

[虫铁]Take Me With You 01 (普通人AU)

当18岁的大学生Tony Stark收养了6岁的Peter Parker。

普通人AU/养成

为了方便编故事就架空出了一个学校,任何涉及美国校园文化的内容都是我瞎编的。稍微把铁写大了一点(官方大学在校年龄是15-17)

  


 

Take Me With You

 

 

01

  

 

神盾综合大学的期末总是异常忙碌的,期末考试,结课论文,平时闹哄哄的大学生们在学业压力的驱使下全缩进了图书馆和自习室里,校道难得显得有些冷清,除了尽职尽责与满地薄雪作斗争的扫地校工外,就只能见到零星几个行色匆忙穿梭于校区与学生公寓的学生了。

  

 

不过有些人,那些少数的、已经提前结束课程的天才们,却在不紧不慢地享受着因全校陷入火烧眉毛的期末而空出来的校园设施,一年里除了寒暑假外能体验到不排长龙在校园咖啡厅喝下午茶的机会可不多。

  

 

然而这些悠闲到令人眼红的天才里并不包括Tony Stark。

  

 

此刻的他正在工学院院长Hank Pym的办公室里接受命运的审判。

  

 

哦,这么说有点夸张了,但对于神盾综合大学里最出名的麻烦人物,天才中的天才,16岁考入神盾,才18岁就修完了本科全部课程还是物理学和工程学双学位的Stark工业未来继承人Tony Stark本人来说确实与命运被人玩弄没什么两样,前面那一连串响亮的头衔根本拯救不了他“悲惨”的未来。

  

 

“老天Hank!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去孤儿院教熊孩子数学?认真的?我会被他们弄死的。”Tony挥舞着手臂语气夸张地冲他的院长控诉着。

  

 

老Pym头也不抬的审批着手里的文件:“别无理取闹Stark,早跟你说了社会活动也是毕业绩点中很重要的一项,这是神盾的传统,我们不培养书呆子,怎么不问问两年前刚上大学的自己为什么不在学校社团里稍微积极一点?”

  

 

Tony挫败地搓搓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跟我老爸闹翻了,一心只想着快点毕业,我明明也加入过学生会的。”

  

 

“是啊,不仅加入了学生会还当上了会长,不仅当上了会长还在交接仪式上大喊着‘Pepper!Dummy烧了我刚接好的电路板!本会长宣布你转正了我得回去抢救一下我的电路板!’然后扔下可怜的毫无准备的副会长跑了,这就是你的社会活动的全部成绩了,需要我给你打个A+吗?”Pym院长越过眼镜上框暼着他。

  

 

“Pepper这不是当得挺好的吗。”他瘪着嘴嘟囔道。

  

 

“那也是算在Potts小姐的成绩表里的,不是你的。”老院长无奈地叹口气,对他学院里这颗麻烦的明日新星毫无办法,他虽然向来不喜欢Howard Stark,但他的儿子确实是个聪明又努力的好孩子,“听着,Tony,不是神盾妨碍你毕业和读博士,规定就是规定,不能因为你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就给你特权。再说了,社区孤儿院里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他们不会为难你的。”

  

 

“但是…”

  

 

Pym挥手打断他:“就,认真教一个学期,在这期间你的实验室还是你的,用到博士毕业都没问题,有几个本科生能不用去挤公共实验室而拥有自己的实验室的?神盾对你的让步够多了Tony,就听话这么一回,反正你选的博士导师是我,我们可以先定好研究方向,你自己先完成前瞻性的内容,等一拿到本科毕业证,你的博士权限和研究资金也就开放了,再进行博士课程也不迟。deal?”

  

 

Tony迟疑了两秒,知道好心的院长一直以来都很关照他,只好不情愿地开口:“Deal。”

  

 

  

  

02

  

 

一脸委屈地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Tony抬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开始折磨起那头本来就乱糟糟的小卷毛来,还一边小声咒骂着:“操!谁吃饱了撑的写的该死的规定。”

  

 

被他顺手拉来一起“面对未知的命运”现在正候在门外的好友,“悠闲的天才”之一,医学院二年级生Stephen Strange挑着眉好笑地看着他,“怎么了,Pym终于觉得受够了要把你开除了?”

  

 

“还不如把我开除呢。”Tony瘪着嘴回道,“他说我社会活动学分不够,让我去社区孤儿院教一学期数学……别笑,你敢笑我让Dummy烧了你那柜子的书。”

  

 

Stephen把眉毛挑得更高了,面色如常地盯了他两秒:“认真的?你?当老师?让一个大屁孩去教一群小屁孩?”

  

 

“嘿!你只比我大一岁好吗老屁孩。”Tony一巴掌拍在他背上以表对被鄙视年龄的不满,因为太聪明了所以经常跳级又不是他的错。

  

 

“我说的是心理年龄,以我专业的眼光评估,你的心理年龄才五岁,典型的生活不能自理情商未开化型,至于生理年龄,”Stephen故意停顿了一下,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听了他的嘲讽而气鼓鼓地瞪着他的Tony,还伸手比划了两下两人悬殊的身高差,“初中不能更多了。”

  

 

“操你的Stephen,庸医!”气成了一只凶猛小狮子的Tony对着好友一阵拳打脚踢,“我可还有几年长高的潜能,咱们走着瞧!”

  

 

Stephen借着身高优势拎起正在对他施展不痛不痒的花拳绣腿的大龄儿童的后衣领,刚要开口吐槽他那三脚猫的拳脚,院长办公室的门开了。

  

 

Pym院长探出半个身子,老花眼镜从鼻梁上滑下,瞪着自己那不省心的学生说道:“Stark,才两分钟没盯着你就在我办公室门口玩起了校园暴力?孤儿院的孩子们还等着你呢你怎么还在这儿?”

  

 

Tony一脸震惊地回瞪过去,连自己正毫无形象地被人像拎小猫一样拎着也没顾得着关心:“等等等等,不是下学期才开始吗?”

  

 

“我说了是按学校的时间表吗?今天开始,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包括两小时课程和两小时课外辅导,包晚餐,隔天一次,圣诞节常规放假,具体细节那边的负责人会告诉你,快去,别迟到了。”

  

 

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Stephen松手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Tony安全着陆,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夹克,终于拍着大腿放声大笑着走向出口。

  

 

在损友回荡在整个走廊里的毫无同情心的笑声中,那颗百年一遇的天才大脑终于转过来了:“What the fuck??!”

  

  

  

 

03

  

 

社区孤儿院离神盾不远,相隔两个街区,途经Tony最爱的那家甜甜圈店,他突然觉得这份苦差事似乎也没那么难熬。

  

 

东海岸的初冬温度很低,十一月末的阳光被阻隔在厚厚的云层外,灰色调的天空稀稀落落地下着小雪,在路面积成薄薄的一层,被行人践踏成脏兮兮的雪块。

  

 

Tony好好地将自己藏在厚大衣、厚围巾和毛线帽之下,手也缩在大衣口袋里,肩上背着一个空空的双肩包。看着一点都不像个大四学长。

  

 

该死的Hank除了时间地点人物外什么也没跟我交代。他一边愤愤地踢着地上的雪一边嘟着嘴想道。是让我教加减乘除还是几何代数?正常的小孩是怎么学数学的?

  

 

就在他无聊到将手头的研究和实验在脑内条理清晰地过滤了一遍发现了几个小错误顺便在心里问候了刚刚不遗余力地嘲笑自己的好友的那点功夫,他已经站在了孤儿院门前——一幢普通的三层居民楼。

 

 

他猜这种类型的房子一般都拥有一个大大的后院,猜对了就让Quill请他吃冰淇淋,猜错了就让Rhodey请他吃芝士汉堡,yeah。

  

 

伸手按下门铃,不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呼声。

 


“Peter!好孩子,有客人来了,帮我开一下门好吗?Jack又划伤了手我得帮他包扎。”

 

  

回应那位女士的是软绵绵的童音:“好的,May。”

  

 

蹬蹬蹬的轻快跑步声接近,随后门被小心地打开了,一个刚到他腰部那么高的小男孩好奇又怯生生地望着他。

  

 

Tony取下头上的毛线帽揉在手里,又用另一只手撸了一把被帽子压得乱翘的卷毛,朝小男孩眨了眨眼,试图在脸上组织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嗨,我是神盾综合大学的Tony Stark,听说这里需要一位数学老师,你能带我去找你的看护人吗?”

  

 

男孩傻愣愣地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直到Tony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才回过神来,红着脸跑开了。

  

 

Tony有点摸不着头脑,现在的小朋友这么容易害羞吗,也好,熊孩子越少越好。他关上大门走进屋内,站在门边打量起这个隐于居民区的小小孤儿院来。

  

 

主厅很大,两层楼高,适合集体活动,进门右手边有楼梯通向二楼,目之所及一二楼每个房间的门上都贴有标识,一楼的房间看上去似乎都用于后勤,小男孩跑走的方向是医务室,二楼的房间门距更远,应该都是教室或活动室了。

  

 

还以为一开门就会被流着鼻涕的小恶魔们淹没呢。他在心里舒了口气。这可不能怪他,他在中学被Howard“扔”到寄宿学校之前都是请家庭教师在家里上课的,对这个年龄段的学校根本毫无概念,又因为经常跳级,身边基本没有同龄的朋友。

  

 

没过多久,一位面相友善的女士就牵着刚刚那个名叫Peter的小男孩从医务室里出来了。

  

 

“你就是..”女士面带笑容地朝他伸出一只手。

  

 

Tony连忙伸手握住:“神盾大学的Tony Stark。”

  

 

“我是这个孤儿院的负责人,May Parker,叫我May就行了。大家这会儿都在楼上呢,没有好好招待你真是过意不去。”May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礼貌地打量着他,Peter坐在她的另一侧像刚才那样好奇又羞怯地望着他“你看着非常年轻,他们告诉我来的是四年级的大学生,是临时换人了吗?”

  

 

Tony闻言无奈地回答道:“没有,没有换人,我就是那个四年级的学生。”

  

 

May笑意盈盈又略带惊讶地看着他:“恕我冒昧,但你看着真的非常年轻,请问你的年龄是?”

  

 

“18,我以前跳过级。”Tony答道。

  

 

May更加惊讶了:“那你一定非常优秀了,让这么优秀的年轻人来我们这里给孩子们教数学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被这么直白地夸赞反而让Tony不好意思了起来,他挠挠头将视线撇到Peter身上。

  

 

小男孩见他看着自己,反而往May的身后躲了躲,不过那双有神的眼睛仍直直地望向他。

  

 

May注意到了他们的小动作,把黏着她的Peter往前推了一点,捂着嘴咯咯笑着说道:“你知道吗,刚刚Peter跑过来跟我说来敲门的是个大眼睛的漂亮姐姐,明明就是个小帅哥嘛。”说完还揉了揉明显陷入了困惑的小男孩毛茸茸的头发。

  

 

“难道不是吗?”男孩犹疑地看看Tony又看看May。

  

 

Tony被噎到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指着自己对Peter说:“我是男的。”

  

 

男孩脸上羞涩的红晕一瞬间扩散开来,眼睛微微睁大,更深地陷入了May和沙发之间的夹角里,似乎想把自己藏起来。

  

 

见逗Peter的目的成功了,May轻轻推着男孩让他先上楼,自己要跟新来的数学老师谈事情。小男孩接到命令后一溜烟地跑了。

  

 

May转头笑着继续跟他的谈话:“刚刚那是Peter,今年6岁,是个非常乖巧善良的好孩子。当年被人用小毯子包裹着放在孤儿院门口的时候只有9个月,身上只有一张写着‘Peter’的字条,我就给这个可怜的孩子冠了我的姓。”


看到Tony为这信息垂眼难过了起来,她便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我们这里的孩子大多有类似的经历,但他们都是好孩子,我希望你能跟他们相处愉快。当然,能有你这样优秀的年轻人的指导,也是这些孩子们的幸运。”

  

 

“我会的。”Tony诚恳地回应道。 

 

 

 

tbc

评论(5)

热度(63)

  1. 繁夭Mr.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