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

懒且怂

[通柱][拟人]ordinary warmth


OOC,短,架空同居设定,一切为了撒糖。

**********

ordinary warmth

>

       虽然已经是春天,但属于上一个季节的寒冷气息仍残留在空气中,下午的太阳慵懒地散发着热度,漫不经心地提供了些微的暖意。

       通天晓稳当地将车倒入车库,一打开车门,就被瞬间侵入的冷空气刺激得缩了缩脖子,突然无比想念近在咫尺的家里的温度。从后备箱里拎出大包小包的的超市购物袋,锁好车,迫不及待地走向家门。

       今天是每月例行的大扫除,因为是周末,兄弟俩起了个大早,一起把卧室、客房和书房里里外外清扫整理干净,还难得叫了外卖随意地解决了午餐。下午的任务更加繁重,哥哥留在家里继续收拾客厅和餐厅,弟弟带着换洗的布制品送去干洗店,顺便拿着哥哥事先写好的购物清单去超市大采购,除了日常必需品外还有今晚大餐的食材。这也是每月例行的传统,辛苦大扫除了一天当然要准备些美食犒劳自己啦,虽然掌厨的依旧是哥哥。

       “哥,我回来了。”通天晓将购物袋放在玄关的矮几上,轻轻带上大门,换上干净的家用拖鞋,发现并没有等来兄长的回应。正觉得奇怪,目光就捕捉到了躺在沙发床上的身影。

       擎天柱侧躺背对大门,穿着宽松舒适的家居服,微微蜷缩着陷在沙发床上的一堆抱枕里,西沉的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毫无重量地落在他的小腿上。从带着水渍反着光的干净地板,和洁净如新的家具里可以看出年长的人是因为实在累坏了才没有选择更加舒服的床而就近窝在沙发上开始了小憩。

       通天晓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看着兄长安静平和的睡颜一时拿不准要不要冒着吵醒那人的风险把人抱回卧室,于是先拿过一旁平时依偎在一起看电影时用的小毯子盖在他的身上。

       回卧室换上家居服,柔软的布料和家里由于大扫除而散发出清新的清洁剂的味道让通天晓也感觉到了倦意。再次轻手轻脚地走到沙发床前,拿开几个碍事的抱枕,小心翼翼地抽走擎天柱怀里松松搂着的那个,再尽量压低动作幅度挤进人和沙发靠背之间的缝隙中躺下。拉起兄长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上,自己则将头埋在那人胸前并环着他的腰。正打算窝在哥哥怀里小睡一会儿,就感觉到搭在肩上的手正一下一下温柔地抚着自己的后脑。

       “...还是把你吵醒了。”声音因埋在布料里而显得闷闷的。

      头顶上方的人轻笑出声,将原本盖在一个人身上的毛毯掀开覆在了两个人身上。

       “累了吗。”感受到对方的胸腔随着温柔的带着残留倦意的嗓音的响起而振动,通天晓随口应了一句就往上挪了挪,鼻子蹭上兄长的锁骨,小口小口地轻咬着,顺着柔和的颈线亲吻到喉间小小的凸起上。而对方原本有一下没一下抚摸着自己头发的手指则下降到肩颈相交处按摩了起来。

       感受到自己肩部和颈部的肌肉在擎天柱力道正好的揉按下渐渐放松了下来,睡意再一次袭向了他。

       “睡吧。”唇下的小小凸起震动着,和那声音一样仿佛带有能安抚人心的神奇魔力,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好像被什么温暖柔软的物质包围着,迅速滑向没有杂质和噪音却充满安全感的黑暗里,鼻息也开始变得稳定绵长,沉入睡梦的最后一秒感受到的是印在发际上温柔的吻。

---

       等再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通天晓眨眨眼,发现现在的姿势和入睡前不太一样。擎天柱平躺着,背后塞了几个枕头用来垫高,正认真地看着一本书。而自己的脑后也被塞了一个枕头,头侧是那人的胸腹部,自己的手还环在他的小腹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不惊醒自己的情况下完成这些动作的。

       屋里就开着一盏落地灯,光线不够充足到填满整个客厅,但足够用来阅读了。兄长手里的书恰好挡住了原本直照到他脸上的光线,使得他小小的午睡没有受到任何干扰。
       
       安静地躺着听了一会儿怀里人平稳的心跳声,通天晓无意识地开始隔着布料抚摸手下哥哥的腰侧。察觉到腰间动静的人似乎是放了下手里的书,视野里有只手覆上了自己的,手指交缠,互相传递着温度。

       “你醒了,要喝水吗?”抬头对上正微笑着望着自己的兄长,懒懒地点点头。两人一起坐起身,擎天柱拿起一旁茶几上的玻璃杯递了过来。伸手接住时发现还是温热的,仰头喝下几口,温水顺着食道流入胃部,浇灭渴觉的同时带着附近的脏器一起腾起了舒服的暖意。

       贴心地接过喝够了的弟弟手中的杯子放回茶几上,正想起身离开沙发床去准备迟到的晚餐,自家兄弟的手脚又缠了上来,只好又躺回沙发上,转身和通天晓面对面依偎着,这回换哥哥窝在弟弟怀里了。

       “你不饿?我们的大餐还没开始准备呢。”擎天柱抬手理了理抱着自己的人睡得凌乱的额发。

       通天晓歪头想了想,环在兄长后背和腰间的一用力再一转身,就把人捞到了自己身上。怀里的人因为体位的突然转变而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不过很快就享受地继续将头靠在自家弟弟宽阔的胸膛上。

       “不饿。”话音刚落,肚子就不配合地响了起来。

       怀里的人埋在他胸前发出闷闷的笑声。

       “不许笑。”不满又不好意思地嘟囔着,捏了捏对方的腰。

       “你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陷在他怀里的人抬起充满笑意的蓝眼睛望着他。

       赌气地皱眉:“也不许说我是小鬼。”

      “好好好。”像是需要安抚的炸毛小屁孩一样被拍了拍手臂,配合着更像是哄孩子一样的语气让通天晓更加不满了,他可得报复回去。

       搂着兄长又转了个身,将人压在自己身下,他可清楚地知道他那一向无懈可击冷静自持的哥哥不为人知的弱点是什么,这么想着便将两只手都伸进了那人的上衣下摆,就是——怕痒。趁着对方还没有在再一次的突然的体位转换中回过神来,两手开始毫不留情地在他腰腹的敏感带挠起了痒来。

       “哈哈哈哈天,天晓哈哈哈哈哈哈住手哈哈哈……”在这样猛烈的攻势下擎天柱完全抵抗不了,一手握着作恶的那只手上试图拿开,一手则撑在弟弟肩上意欲推开他。整个人被困在自己狡猾的兄弟身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道该往哪躲,很快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了“……对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

       满意地听到对方服软了,通天晓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过手并有立刻离开,依旧暧昧地摩擦着腰腹的皮肤。因为他发现了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

       自家哥哥被困在自己和沙发之间,一脸委屈没有什么威慑力地瞪着自己,蓝眼睛里好像有什么在来回流动,眼角也由于刚才的“报复”行动泛着红,因为想闪避后腰上的骚扰而挺着腰抵着自己的腹部,一只手的手指缠在自己的手上,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肩上的衣服。通天晓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饿了。

       俯下身安抚似的亲吻着身下的人,对方也不计前嫌地和他交换了好几个缠绵的吻。宽松家居服下不安分的手顺着腰线一路抚上胸口,感受着兄长因为自己的动作轻轻地战栗着,那双原本作势推拒的手也温顺地环上了自己的颈项。

      气氛正很好地升着温,灯光也昏暗得恰到好处,没有人打扰,也没有工作烦扰,只有纯粹的热情和……肚子的叫声??!

      通天晓尴尬地停住动作,而擎天柱已经笑得在弟弟身下缩成了一团。

      “噗,我去准备晚饭。”推开弟弟,擎天柱强忍住笑意走向厨房。留下通天晓一人坐在客厅瞪着自己的肚子。

      好吧,他想,好吧,还是解决上半身的饥饿比较重要,他可不想和兄长缠绵的时候自己的肚子叫着来伴奏。

      不过还是可以趁机在厨房“帮帮忙”的,对吧。

 
fin.         

po主一边啃狗粮一边码的字😢可怜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