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

懒且怂

好茶的无题小甜饼

好久之前码的一直没发出来,小甜饼√

高中生AU,未完注意。


今年的冬天还真是冷啊。

王耀看着自己呵出来的白色水汽消散在冷空气中不禁如此想到。

往厚实的暗红色大围巾里缩了缩脖子,又整理了下双肩书包的位置,便继续乖乖地站在校门口等着他参加社团活动的发小儿。

正是十一月,天黑的早,不一会儿太阳就挣扎着从西边沉了下去。

路灯一盏盏地亮起,橙黄的光晃醒了正在走神的王耀。他揉了揉眼睛,正想嘟囔一句怎么这么晚,就听见身后校门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人从后面搂住了肩膀。

“呼…抱歉,耀,今天事儿有点多。”亚瑟一只手搭着王耀的肩,一只手在胸口顺着气,在冷空气里跑这么激烈也是够呛的。

看他喘得两条粗眉毛都拧在一起的样子王耀也忍不住伸出藏在大衣口袋里手来帮他顺气,顺便理了理狂奔时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墨绿色围巾。

“跑这么急干嘛呀,我多等会儿也没事儿的。”

“都怪阿尔那个混蛋,开个会而已哪来那么多废话!”想起这事儿亚瑟就忍不住想揍人,会前明明就警告过阿尔王耀在外面等着呢让他废话少说,这小子前一秒还嘻嘻哈哈地答应着后一秒就把一份千字不到两分钟就能念完的圣诞节活动企划硬生生扯到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无视了亚瑟几乎要喷火的目光。

看着刚放松下来的粗眉毛又皱了起来,王耀好笑地用食指戳了戳亚瑟的眉心。

“别皱啦再皱就打结啦,我可不帮你解。”

本以为会被敲头啊捏脸啊报复一番,结果意外地被捉住了指尖。

“手怎么这么冷,手套呢?”亚瑟眉头皱得更深了,刚剧烈奔跑完浑身都向外散发着热量手也不例外,对比之下王耀的手冷得简直像块冰。

“嘿嘿,忘带了。”王耀心虚地笑笑,正打算收回手,就被亚瑟粗鲁地抓着伸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

下意识地想抽出手来,抓着自己的那只手反而加大力道覆在了他的手背上十指相扣,然后被对方瞪了一眼:“干嘛,别乱动,冻感冒了我才不会照顾你,等会儿换另一只。”

哦忘了说了,这个把明显是关心的行为做得那么不情愿的人可不仅仅是他的发小儿,他还是他的恋人。

就算有了那样亲密的关系,这种小举动还是让王耀不好意思地又往围巾里缩了缩,眼神也飘忽忽地错开了与他的的对视。

看着自家恋人可爱的小动作,亚瑟不爽了好久的心情终于被治愈了,可惜校门口人多不能进行更亲密的步骤这件事情让他小小地遗憾了下。

“走吧走吧,太晚了小香又会去找你谈人生的。”王耀催促着转移话题。

“哼哼,我才不给他开门。”亚瑟伸手捏住了王耀露出在围巾外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羞涩而微微发红的鼻尖,在他做出反应之前松手,顺便扯起他的围巾盖住了包括鼻子的小半张脸,收回手前还不忘将他脸颊旁的碎发挽向耳后。等到王耀整张脸都红透了,才满意地牵着人回家。

两人从小是邻居,两家又是世交,自然关系好得不得了,各自父母更是放心地让他俩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同校同班,声称可以相互照顾相互帮助。两人都乐得接受对方父母交给自己的任务,尤其是亚瑟,天知道他花了多大功夫才让他俩之间从普通的青梅竹马直接升级到了同性恋人关系还没有吓跑王耀,想想都让人忍不住夸他机智。正是因为过程困难,收获的结果便更加珍贵,已经被亚瑟视为个人所有物的王耀自然不能随意离开他的视线过久。真是霸道啊,另一位当事人每每只能如此腹诽道。

然而这对闪瞎各自弟妹朋友的小情侣的进展也不过牵牵小手,再不过没人的时候亲亲小嘴罢了,当然这是因为要顾及到王耀低调羞涩的性格。

但是有人可要耐不住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在一方口袋里的两只交扣的手却未曾放开过。

这也是交流感情的一种方式吧,亚瑟甜蜜地想。

饭点时候的住宅区里没什么行人,唯有路灯一直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缩短又拉长。王耀低着头沉默安静地跟着快自己小半步的人的脚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亚瑟借助身高优势也不能看见围巾包裹下恋人的表情。

“耀?”有些疑惑地出声唤了他的名字,同时捏了捏手里染上了自己温度的手。

一不小心又神游了的王耀这才回过神来将头转向了亚瑟,两只被风吹出了点儿雾气的琥珀色大眼睛露在围巾外,此时正茫然地看着他。

深吸一口气,亚瑟表示这小混蛋湿漉漉又无辜的眼神简直让人不能忍!

于是没忍住的粗眉毛绅士便将人带到两盏路灯之间的灯光盲区,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之后,用那只空着的手按住王耀肩膀使他面对着自己。

此时的王耀依旧是一副状况外的神情,大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眨着,带着照进眼底的灯光闪啊闪,那只藏在亚瑟口袋里的手无意识地动了动磨蹭着他的手心……

啊啊啊这™再忍就不是男人!

……

没了(〃∀〃)

这脑洞太久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后面干了啥。。

别打我_(:3」∠)_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