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

懒且怂

[虫铁]雪夜02 (吸血鬼!Tony)

吸血鬼!Tony

架空,19世纪后叶,一切涉及历史年份的内容都是我瞎编的,请勿当真。


  

  

-----------------

    

    

雪夜

  

02
     
    

“抱歉孩子,我在门外等的不耐烦了所以就撬了门进来,没在房子里找到工具所以...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会修好它的。”那位私闯民宅的T.S.先生看着从推开自家大门撞见他后就一直傻愣愣地僵在原地的屋主人,试图在脸上维持住一个充满歉意的表情,然而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出卖了他。

  
哦,所以这人不仅不请自来撬坏了我家大门,还把家里翻了个遍?好脾气的Peter难得体会了一把怒火攻心。
 
 
“你到底是谁?!”他质问到。
  
  
男人听闻起身,把手里的书放下,向Peter做出一个安抚的动作并向他走来:“孩子,放轻松,先进来,暴风雪虽然暂时停了但外面还是挺冷的。”他轻轻搭着Peter的肩膀把还一脸不情愿的屋主人带进屋内,顺手关上了已经不能上锁的屋门,门板居然还能卡进门框里不至于门户大开,真是谢天谢地。
  
  
Peter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什么巫术蛊惑了,才会下意识地认为拥有那样明亮双眼的人不会是坏人,而鬼使神差般地即使生着气也依旧顺从着他。

  
闯入者先生把他推向那把老摇椅,轻按着让Peter坐下,自己则靠在一旁的的壁炉上,交叉起双手似笑非笑地打量起他来。
 
 
Peter见他这样忍不住再一次火上心头,正要开口重复刚刚的问题,就被对方打断了。
 
 
“Tony,你可以叫我Tony。”说完还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
 
 
腾起的怒气再一次没出息地被驱散了,Peter觉得自己简直憋屈得不行。
 
 
“所以...你叫Peter?”自称Tony的人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桌上的小说。
 
 
那是Liz送给他的14岁生日礼物,女孩用优雅娟秀的字体在扉页上写下了“Liz to Peter”。所以他才会知道他的名字的。Peter觉得自己好像又在什么地方落了下风。
  

不甘心地撅了撅嘴,他只好回应到:“Parker,Peter Parker。”
 
 
那人居然凑过来蹲在他面前平视着他,自来熟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好的Parker先生,我想我可能要暂时打扰你一段时间了,允许我再借住一晚吗?或许是好几晚?”
 
 
太近了,近到Peter甚至能数清楚那些睫毛,炉火的红光将卷翘的尾部染上了暖色,仿佛真的被烧着了一样。
 
 
直到在头顶作乱的手拿开后他才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回了个“哦”,头皮上被抚过的地方残留着些许的温度在向他示意那人偏高的体温。还有他什么时候又擅自燃起了炉火?
  

“我就当你是答应了,”Tony起身,随意地拍了一下Peter的肩膀,“好了孩子,你有扳手之类的工具吗,我得把你的门给修了,不然刮起风来今晚谁都别想睡觉了,等着彻夜看雪景吧。”
  

是是是,还真是托您的福。Peter克制住了一个白眼,认命的起身走到床边,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箱子,那原来都是Ben叔的东西,现在连同这间小小的房子一起属于他了。
  
  
“噢,所以还真有人往床底下藏东西?”
  
  
看他那好奇的表情,仿佛真的在惊讶这种寻常小事儿一样。
  
  
“我没有藏,只是房子太小了,这么大的箱子只有放床底才不会碍事。”Peter懒得思考他那奇怪的惊讶源起于何,反正他整个人除了名字(哦他还没告诉我他的姓呢)外身上都是谜团。
  
  
“是嘛。”那人随意地接口到,显然被新出场的大箱子转移了注意力。
  
  
Tony也蹲在他旁边,翻了翻那个工具箱(他可真自来熟。Peter皱眉),挑出了需要用到的那些,抱在手里起身走向了门口。
    
  
他掂量那些锤子扳手时熟练的动作让Peter联想到了某些精密的机器,就好像他的手天生就契合那些冷硬的金属器械似的。
  
  
那个望远镜。Peter突然想起了某个小礼物,慌忙四处掏起了口袋。等摸出了那个手感陌生又舒服的小玩意儿后,他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正在叮叮咚咚敲打着的Tony察觉到了屋主人正捏着什么东西,木头一样地杵在床前,他回头看了一眼。
  
  
“喜欢吗?”
  
  
Peter抬头看了看那个蹲在门前忙活着的的背影,犹豫着开口:“先生,我不能收。”
  
  
“叫我Tony,”那人头也不回地继续手头的活计,手指仿佛有魔力一般摆弄着那些铁块,“怎么,不喜欢?”
  
  
“...Tony,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他冲他挥了挥扳手:“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自己闲着无聊做的,家里还有好多呢。”
  
  
Peter目瞪口呆地得知手里的神奇造物出自眼前人之手,但还没等他消化完刚得知的信息,那人就拍拍手站了起来。
 
 
“好了,搞定。”
  
  
速度快的仿佛在佐证他有能力创造出如此精妙之物一样。
  
  
Peter看他开合了两下大门试了试锁,随后满意地捡起所有的工具抱在手上走向他。
  
  
Tony用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他手里的单筒望远镜,说:“我还以为你这种年龄的小男孩会喜欢这种小玩意儿的呢,还是我得像那位Liz小姐一样送你一本福尔摩斯?说真的,那些故事还挺有意思的,现在还在连载着吧,等出了新的汇编本我就买一本送你。”
  
  
Peter摇摇头:“您不应该送我任何东西的。”
  
  
“可是你收留了我,我还把你的门给弄坏了。”那人探寻着他的视线,眼睛流露出诚恳的神色。
  
  
哦天,我可真没办法应付他的眼睛。他慌忙低头避开。
  
  
“您向我求助了,我没有理由拒绝您。Ben叔经常对我说,当我力所能及时,就要尽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Ben?”
  
  
Peter头低的更深了,熟悉的悲伤和疼痛感袭击了他的心脏,一股莫名的倾诉欲横亘在他的喉间。这位闯入者先生身上的某些东西在吸引和安抚着他,仿佛把那件曾让他在每一个孤独的日日夜夜回想起来都能撕碎他心脏的事告诉眼前这个人,他灵魂上的伤痕就会稍微被修复一些似的。
  
  
他咽下那股疼痛,鼓起勇气抬眼迎上看向他的目光,努力保持着声线的平稳说到:“我的叔叔,已经去世了,跟May姨在一起死于雪崩,在一年前。”
  
  
Tony呆愣了两秒:“噢,天哪,我...”
  
  
这一刻手足无措的对象换成了他,他伸出双手像是想给Peter一个安慰的拥抱,然而碍于手里正抓着的那堆蠢兮兮扳手凿子榔头,于是滑稽地手忙脚乱起来,直接抱住也不是离开放了工具再回来抱也不是,最后只好不知所措地继续单手捧着那些铁疙瘩,用空着的手握住Peter的一只手腕,轻轻捏了捏。


Peter再次注意到了他偏高的体温。
  
  
“我很抱歉,孩子,我没想到...我,我以为...”他顿住了。
  
  
Peter早就被那一连串跟他平时随意又自信的模样严重不符的小动作逗乐到了,伤感暂时从他心头褪去。
   
   
Tony撇开视线,盯着他手里拿着的望远镜说:“你的房子不像是有别人住的样子,我以为你是为了尝试独立而离家独居的,可你又看上去那么小,天哪,你还那么小,我...我很抱歉。”说完他闭了闭眼,“孩子,你的Ben叔叔是位善良的好心人,而你不仅善良还足够坚强。”
   
   
说完他抬眼看向了Peter,那双眼睛较之前显得更为水润明亮,那是为他的遭遇而染上的悲伤。
   
   
Peter无言,被那样的眼神注视着,强压下去的难过和别的什么东西又蠢蠢欲动地想要占据他的五脏六腑了,不仅为他的叔叔和婶婶,还为这位陌生人先生赤诚的共情。
  
  
他忽略了大脑深处的轻声抗议,抽回了被握住的手,把那件小礼物塞回了原主人的手里。
 
 
“所以...我不能收。”
 
 
Tony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把它塞了回来:“我不喜欢别人给我递东西,而且送出手的礼物哪有收回的道理,你不能拒绝我。”
  
  
“不行,我不能...”Peter正要继续固执地驳回,结果震惊地发现对面那人眼里的水光又多了起来,仿佛在控诉他的拒绝般,大有凝聚成滴的趋势,吓得他连忙改口:“行行行,我先收下好了吧,我先收下。”然后为了证明他的说法般把它塞回了口袋。
 
 
Tony满意地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你无法拒绝我的礼物”的样子。
 
 
我是不是猜错了他的实际年龄?他眼角的笑纹是不是画上去的?他到底几岁?Peter陷入了新一轮困惑的思考。
 
 
刚刚环绕在他们周围的伤感氛围逐渐散去。
 
 
“嘿孩子,你家阁楼怎么上去?”
 
 
Peter驱走那些不着边际的想法,疑惑地问道:“阁楼?上去的活板门在柜子旁边,梯子在地窖里,阁楼怎么了吗?”
 
 
“太吵了,昨晚吵醒了我好几次,你没发现有扇窗户坏了吗?”
  
  
“哦,Jesus,我又忘了。”Peter懊恼地一拍脑门,嘟囔到,“本来打算拜托Ned爸爸的。”
  
  
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屑地说:“有我呢,不需要谁的爸爸,虽然修门又修窗的不像一个天才的作风,但谁让我现在寄人篱下呢。小伙子,快把梯子搬上来吧。”
  
  
  
  
ˉˉˉ
  
  
tbc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