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P

懒且怂

[虫铁/ABO双A]oops 01

  

ABO,双A。

私设AO信息素不会产生使对方丧失理智的作用,只是比起其他的性别组合多了一种吸引途径(和情趣),可以根据本人的意愿收放自如,不过一般很少有AO会收敛自己的信息素,毕竟(除了两位主角外)没人会干自行降低个人魅力这种事儿对吧😬同时发情期里的AO只是稍有身体不适以及产生的信息素略增多变浓,不会出现疯狂make love的冲动。

所以是的,这是一篇耍流氓的、没有肉的难吃ABO😏

  
 

oops
 
 
  
01
  
ˉˉˉ
 
 
Peter Parker对omega没有兴趣。
 
 
这可不是一个拙劣的下流双关,好吧,某种程度上确实是。也不是在暗示我们身心发育都无比正常甚至远优于同龄人的蜘蛛侠先生,可能有某方面的功能障碍。
 
 
他就只是,没有兴趣。
 
 
拜托,当你12岁被一只变异的蜘蛛咬了一口,被动获得了一堆变异的超级感官,16岁时还以极低的概率分化成了一个alpha(鉴于Parker夫妇都是普通的beta,Peter怀疑这也托了那只蜘蛛的福),那那些发出甜兮兮信息素的omega们对你来说简直就是灾难了,无意冒犯,只是谁也不想天天浸泡在加倍浓郁加倍甜腻的蜂蜜里对吧。
 
 
omega信息素对于Peter来说就是一种感官上的负担和折磨,被加强的嗅觉根本无法在过高的甜度里产生正面积极的反馈,他甚至能感受到多巴胺在他的神经细胞里瑟瑟发抖拒绝释放。
 
 
无奈之下,Peter只能本着能离多远就离多远的原则,生活中尽量不与omega接触,所幸他的亲人朋友们大多都是无害的beta。当然,多亏了Stark牌蜘蛛侠战衣良好的密封和空气循环功能,他的纽约好邻居事业并不会受此影响。
 
 
相较起以前,性别早就不是约束现代人工作生活的首要障碍了,只要有能力,任何人能成就任何事,只不过有些旧时的刻板印象还无伤大雅地存在着。
 
 
比如多数beta都不会把alpha当作首选伴侣(“哦他们可太粗鲁了一点都不绅士和淑女”,来自某街头采访),优雅的omega反而大受他们欢迎。
 
 
再比如多数选择alpha作为伴侣的omega,也都倾向于对方的信息素味道更加浓烈野性的。


而Peter,是个牛奶味儿的alpha。


为此他承受了多少来自Michell的调笑,她也是个alpha,曾偶然嗅到了他没有抑制好的信息素。是的,为了不让别人(尤其是Flash,虽然他是个beta闻不到他)嘲笑他身上的奶气,他平时都把自己的信息素好好收着呢。所以不仅他选择避开omega,omega们也很少主动接近他。
 
 
所以这些就是19岁的Peter Parker至今都还是一条单身狗的原因了。
 
 
才不是。
  
 

 
“dude,你怎么能把自己单身的锅推到我们这些无辜的beta和omega身上?!”Ned激动地大喊到,引来了周围所有人的瞩目。Peter冲他们抱歉地笑笑,在桌下轻轻踢了好友一脚试图让他降低音量。
 
 
“你干嘛踢我?明明就是你怂到不敢跟喜欢的人表白好吗!”Ned朝他翻了个白眼,并熟练地从他的餐盘里顺了一把薯条塞嘴里。
  
 
好了,这下餐厅里所有人都知道有个胆小的男孩儿不敢跟心上人告白了。
 
 
“嘿那是我的薯条!”Peter垂头丧气欲盖弥彰地冲他嘟囔到。
 
 
“你的薯条?你要是有胆子表白,整个Stark大厦都是你的了。”恨铁不成钢地又翻了个白眼,Ned干脆扫空了Peter面前所有的垃圾食品,反正看他那一脸忧愁样子的估计也没心思吃了。
 
 
“可...可Stark先生是个alpha啊。”Peter委屈地为自己辩解,“而我也是个alpha,他不会想要一个alpha男朋友的。”
 
 
“alpha怎么了,”Ned捏起一根薯条指着他,“都21世纪了dude,你知道据统计每天有多少对同性伴侣领了证吗?”他顿了一下,“呃多少来着?算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没人在意你是不是alpha他是不是alpha,Stark先生也不会在意的,老天,到底你是他的粉丝还我是啊,好吧我也是,但没你那么疯,你会不知道他那花花公子生涯里有多少男的女的A的B的O的爬上过他的床?要我说兄弟,对Stark这种全人类通吃的人来说,性别根本,且永远都不是问题。”说完就把那根可怜的被甩得软趴趴的薯条扔进了嘴里。
 
 
Peter一边折磨着手里的番茄酱包一边心不在焉地听好友说完。可是,他会要我吗。他想。
 
 
“你怎么这么有信心我跟他表白他就一定会答应我?”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Ned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哥们儿,看看你那些一代比一代炫酷的蜘蛛侠战衣,谁给你做的?看看你现在呆着的大学,是谁千方百计劝你来还帮你写推荐信的?当然啦凭你的实力进MIT绰绰有余,但Stark先生的推荐信绝对是获得教授们青睐的重磅加分项好吗!我可是知道你有学校里大部分实验室的使用特权的。再说说上个月,是谁从Karen那里得知你为了救校工大爷溺水的小狗,没穿战衣就跳进刚解冻的河水里被冻到重感冒后(话说你的蜘蛛基因也不能战胜发烧的吗),指挥着自己的医疗团队从纽约空降MIT就为了给你治个感冒的?老兄,醒醒。”
 
 
Ned机关枪一样的控诉并没有缓解Peter的情绪低落,半天憋出一个“maybe”来回应他。
 
 
要是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不省心的小孩呢,就像他这四年一直以来的那样。他想。alpha,beta或者omega又有什么区别呢,就算已经成年了,我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
 
 
tbc.
 
 
 
 
好困😴先这么短吧,活在台词里的Mr.S

评论(4)

热度(59)